澎湃思想周报︱被禁言的脸书员工;爱尔兰作家鲁尼反犹?

发布日期:2021-10-20 18:41   来源:未知   阅读:

  据科技媒体报道,美国时间10月4日,脸书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Frances Haugen)向监管机构、立法者和新闻媒体披露了数千页的内部文件。豪根披露了脸书公司的四项内幕:对名人账户的差别待遇;被投资人告上法院;Instagram有害青少年精神健康和“利益比安全重要”政策。[1]豪根的重磅爆料随机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讨论,人们密切关注扎克伯格与脸书公司对于豪根的回应。在豪根出庭作证之后,扎克伯格被迫采取了行动,他在一封对脸书工作人员的长信中表示:“这些指控的核心是我们将利润置于安全和福祉之上的想法。这不是真的。我们有一个行业领先的研究项目,这样我们就可以发现重要的问题并着手解决。看到媒体断章取义,构建我们不在乎的虚假叙事,令人沮丧。”然而,相较于对这些问题做出进一步回应以及公开更多资料,脸书公司更加专注于控制内部员工对于此事的言论和看法。目前,脸书公司已经严控了内部留言板,防止内部机密信息遭到泄露。

  据《卫报》报道,脸书一直以严苛的保密协议和对直言不讳的员工进行报复而闻名。即使该公司过去也曾面对尖锐的谴责,包括影响了英国2016年脱欧公投、美国2016年大选的剑桥分析公司与脸书泄露用户数据的丑闻,人们也鲜少能看到脸书员工公开发表内部批评。

  然而,在过去几年,脸书员工的内部发声日益增多。2020年夏天,员工们曾公开反对扎克伯格对唐纳德·特朗普对脸书帖子的处理方式。扎克伯格以为由,为其允许特朗普继续使用该平台的决定辩护,但许多人认为这反映了脸书公司的核心价值,因为特朗普的帖子仅仅为该平台博来了眼球,而平台却忽略了其道德义务。[2]

  而针对本次事件,脸书公司则再一次要求了员工不做评论。据《纽约时报》报道,针对豪根的证词,脸书公司的通信部门向员工发出了一份备忘录,提醒员工无论他们对豪根以及她的披露有任何看法,他们都应该保持沉默。该公司的政策沟通主管安德里亚·索尔(Andrea Saul)在备忘录中说:“越来越多的记者要求员工讨论弗朗西斯·豪根,以及人们对她的看法。有员工专门来咨询我们,他们是否可以引用和她在一起的经历来为公司辩护。请不要参与这些对线]

  事实上,一些脸书公司员工对豪根的证词表示不满,并选择站在公司这边。在雇员可以匿名讨论雇主的软件Blind上,一些脸书员工也表示脸书比任何其他社交平台都更加谨慎;另一些员工表示,所有的公司都是利益驱动的,但它们并未受到脸书目前遭受的审查。此外,一些员工声称豪根泄露的关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文件将不会为脸书带来任何罪名。豪根“只是在她的证词中陈述了她的个人观点”。然而,豪根在证词中披露的研究表明,脸书公司的产品对许多青少年产生了不利影响。一位对公司持批评态度的现任员工则表示,许多员工被豪根的做法激怒,“有很多人抨击举报人。”

  但是,其他员工在匿名向记者发言时,对该公司作出了更严厉的评价。一位员工告诉《纽约时报》,豪根的证词正中要害,她是一位“英雄”。另一位员工称赞她“说出了这里许多人多年来一直在说的事情”。 据腾讯科技的相关文章,豪根的爆料和公司禁止内部讨论的做法使得公司处于士气的冰点,身处混乱中的员工们感到愤怒、迷惑却无法发声。[4]部分员工则希望公司能主动分享更多内部研究,以领先于未来的问题,但脸书目前的做法无疑让他们感到失望。

  对于态度两极分化的员工,脸书最终做出了限制内部讨论的决定。据报道,脸书在10月12日告知员工,为最大限度地减少泄密,公司正在将其内部的一些在线讨论组转为保密性质。

  据悉,许多脸书员工加入了Workplace的在线讨论组,这是一个内部留言板,帮助员工们相互交流、进行协作。而脸书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正在让一些公司内部专注于平台安全和保护选举的讨论组变为保密属性,不再公开,此举限制了谁可以查看和参与讨论。讽刺的是,许多批评者曾呼吁脸书提高对于用户的透明度,而脸书则通过此举限制了内部员工“了解公司在处理重大问题上做法”的权限。在某种程度上,这象征着该公司对于员工的不信任,和对于遭到再次泄密的恐惧。

  脸书曾以鼓励辩论和透明的开放文化而闻名,但它在面临有毒言论和错误信息等问题的泄露之后变得更加狭隘。在声明中,脸书表示公司正计划梳理一些在线讨论组,删除那些工作与安全无关的人,这些变化将在“未来几个月”发生。一些员工支持这一举措,而其他人则谴责此举将导致公司失去透明度和削弱员工之间的合作。他们称这一变化是“适得其反”且“令人沮丧”,一位人士表示,这可能会导致不满的员工泄露更多信息。

  脸书公司期望通过禁止员工内部讨论、限制员工的访问权限来制止下一个举报人的出现。然而,这样的努力很可能适得其反,被掩盖的真相可能激起员工的好奇与不满。据《华盛顿邮报》报道,10月14日,前脸书数据科学家索菲·张(Sophie Zhang)表示自己将于周一在英国议会作证,她表示脸书公司拥有大量机器人账户,这些账户试图传播虚假信息来干涉其他国家的政治。[5]

  对于脸书这样部门细分、拥有大量员工的公司而言,它可以通过施加种种限制来切断员工之间的连结,使得大量员工无法了解公司正在推行的项目的全貌。但是,考虑到脸书巨大的用户数量和影响力,让员工以及用户了解其行为以及公司项目的目标是至关重要的。或许,势单力薄的单一员工在面对脸书这样的科技巨头时会感到无力,但如果那些有意了解真相的员工能够寻找新的方式来达成团结,他们将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而这,或许正是脸书所不愿看到的。

  全球风靡的爱尔兰作家萨利·鲁尼(Sally Rooney)近日引发轩然大波——她因支持巴勒斯坦的政治立场,拒绝向一家以色列出版社出售她的新作《美丽的世界,你在哪里》 (Beautiful World, Where Are You) 的希伯来语翻译权。

  在上周二(10月12日)的一份声明中,鲁尼证实了这条消息并对她的决定作出了解释,尽管她“非常自豪”她以前的小说被翻译成了希伯来语出版(由Katyah Benovits出版社代理),她也同样会非常高兴她的新作被翻译成希伯来语,但是这一次她“选择不将翻译权出售给以色列出版商 Modan ”,以表达了她对BDS(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运动的支持。BDS 运动于2005 年发起,旨在透过经济、文化和学术的抵制对以色列施压,从而敦促以色列遵守国际法,停止侵占巴勒斯坦、保障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平等权益、尊重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鲁尼在声明中指出,今年,以色列著名人权组织BTselem和一国际运动组织相继发布报告,证实了巴勒斯坦人权组织长久以来的呼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做法已经达到了《国际法》对“种族隔离”(apartheid)的判定标准。她表示自己是在响应巴勒斯坦民间社会的呼吁,包括巴勒斯坦所有主要的工会和作家联盟。

  鲁尼这一决定立即为她招致“反犹主义”的指责,很多媒体以“鲁尼拒绝她的新作被译作希伯来语”为标题大做文章。犹太人民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吉蒂特-莱维-帕兹 (Gitit Levy-Paz) 为犹太新闻平台Forward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讨伐鲁尼的决定。”她声称:“鲁尼的决定让我既惊讶又难过。我是一名犹太和以色列女性,但我也是一位相信艺术具有普遍力量的文学学者。鲁尼选择了一条对文学艺术本质深恶痛绝的道路,它可以作为了解不同文化、访问新世界和连接我们自己的人性的门户。文学的本质,即它给世界带来连贯性和秩序感的力量,而这被鲁尼因民族身份而排斥一个读者群体的做法所否定了。”这篇文章成为亲以色列媒体攻击鲁尼“反犹”的导火索。

  然而鲁尼并未表达她拒绝译作希伯来语,她拒绝的是这家出版社Modan,认为与一家 “不公开与种族隔离保持距离,并支持联合国规定的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的以色列公司合作是不对的。美国左翼线上杂志《雅各宾》指出,Modan是一家长期与以色列国防部合作的出版公司,这正是BDS运动在呼吁抵制的那一类以色列文化机构——“参与进维持以色列占领和剥夺巴勒斯坦人基本权利的共谋之中”。事实上,鲁尼强调,她新作的希伯来语翻译权仍然开放,如果她可以找到符合BDS运动的机构抵制准则的方式,她很愿意这本书以希伯来语出版。最后她再次强调了她对巴勒斯坦人民争取自由、正义和平等的斗争的声援。

  早在2019年,鲁尼就曾签署一封公开信《抵制的权利》声援同样因拒绝一家以色列出版社而被指控“反犹”的巴基斯坦裔英国作家Kamila Shamsie,著名印度裔作家、左翼活动家阿兰达蒂·罗伊也在那一封公开信上签了名。

  而今年4月底5月初以“谢赫贾拉”事件拉开帷幕的新一轮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暴力行动,再一次引爆全球文化界对巴勒斯坦的声援。5月,鲁尼就曾签署了《一封抵制种族隔离的公开信》,呼吁“立即无条件地停止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并要求各国政府与以色列 “切断贸易、经济和文化关系”。今年早些时候,Pink Floyd的Roger Waters和Patti Smith都曾采取与鲁尼类似的立场,与600多名音乐家一起签署了一封公开信,鼓励音乐人抵制以色列文化机构邀请的演出,以“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及其获得主权和自由的人权”。